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浙江6加1奖金多少钱

一个作家、学者的休闲园地 欢迎任何人光临 兽类远离

 
 
 
 
 
 

[置顶] 解密一份历史性文献  

2016-12-27 7:01:38 阅读19905 评论33 272016/12 Dec27

首先申明,并非因为这件事和我有关,我就把记录此事的这份至今尚未正式公开发表的重要文件,夸大为“历史性文献”。不,我也是在经过了十余年历史发展的检验之后,才敢下这个断语。而且事情的由来,还得再退回去四年,即从新世纪的曙光刚刚降临世界的2001年元月谈起。当时,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的两篇报道——《〈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出版》(记者林薇)、《〈红楼梦〉版本史又填空白》(记者庄健)——打头阵的一桩引人瞩目的文化新闻,在北京乃至全国的众多媒体持续发酵。这倒不仅仅因为我出版了这么一部从新世纪的第一个月起便在全国图书市场持续畅销的新书;主要还是因为在该书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代红学泰斗周汝昌,以及新任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副会长刘世德、胡文彬等,均面对各大媒体发表了对该书出版的极高评价。这在改革开放以来新时期红学的所有出版物中,其受到的器重皆可谓史无前例。

我此刻来重提这一空前盛举,只为了说明一点:在我这部与新世纪的降临同步问世的《红楼梦》特殊校订本的开头,首次放上了一篇我为自己即将陆续校订出版的整个这一套“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三种)所精心撰写而长达四万七千余字的导论《走出象牙之塔》。文中除了阐明当前出版此书的重大意义之所在,以及对红学、红学史,和对迷雾重重的《红楼梦》古抄本(脂评本)等人们既感陌生又不免好奇的一系列问题,作了有一定新意的评介和论述,还在文末郑重提出了“脂评本要走出象牙之塔”,“红学,也要走出象牙之塔”的倡议。

或许,正是由于最后这一倡议的提出,以及这一长篇导论的所谓“横空出世”(周汝昌先生语),才引起了红学界一干顶级专家对此书的格外关

作者  | 2016-12-27 7:01:38 | 阅读(19905) |评论(33) | 阅读全文>>

一年前,偶然重阅书圣王羲之的经典散文兼书法神品《兰亭集序》的传世摹本“神龙本”,发觉里面居然有明显的错字。惊讶之余,稍作查考,便匆匆发了一篇博文《王羲之〈兰亭集序〉不止写错一个字?》。后来见有二三位阅读此文的好心读者提出异议,留评说我所指王羲之的主要笔误——即把“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的“快”字误书作了“怏”——其实并没有写错。

对此,我不免有些奇怪:明明从古至今正式刊载此文的《晋书·王羲之传》及其他各种文选类书籍——如《古文观止》、《历代文选》等——皆作“快然自足”;而且“快然”与“怏然”虽只一笔之差,从其语词出处、感情色彩及历代文字训诂之书的注音释义来看,《兰亭》此语绝无作“怏然自足”之理。怎会有网友那么肯定地说“没有错”?难道此前已经有学者公开论述过王羲之手迹“怏然”并不误,反倒是历代校勘之本的“快然”搞错了?

于是我进一步作了查考,果然早有学者主动站出来替王羲之澄清此事。而且首倡此说的学者,除了曾为《说文解字》作注的清代文字学大家段玉裁(他在给《说文》的“怏”字释义“不服怼也”所加按语中,极其简略地用了几句我认为并不成其为理由的“理由”来改《说文》“不服怼也”之义为“倔强”、“自大” 之义,进而便明指王羲之手迹“怏然”为是、印本“快然”为非),此外尚有真正著文论证过王羲之手迹的“怏然不为错”的当代学者——我最为崇敬的恩师周汝昌先生。

鉴于当时周先生刚去世不久,内心里悲痛未已,我也就把原打算再写一篇博文作进一步讨论的念头暂时打消了。

今天下午登录自己的网易博客,发觉又有好心网友在原先那篇文章后作评提醒我:“王羲之是

作者  | 2016-11-18 6:13:33 | 阅读(9817) |评论(24) | 阅读全文>>

[置顶] 我的红学之路斑斓而崎岖(文/图)  

2012-6-22 2:34:03 阅读15833 评论39 222012/06 June22

题头的第二张照片,原是我对好焦距后请人按下快门拍摄的。颇能象征我的红学之路:斑斓与崎岖并存。因为拍照的头一年(1987),我刚出版了第一部学术著作《红学论稿》,即被故乡自贡一个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又兼公安局局长的一手遮天腐败枉法者,以我家藏古典名著《金瓶梅》乃“淫秽书籍”的荒唐理由(当时国内已公开出版此书),将我非法抓捕关押 108天(参见本博客《一次荒唐的入狱经历》)。其目的,是要报复我曾对他枉法冤判我一个文友之事向市委举报,请求复查——且已获批准。

拍此照片时,我刚被无罪释放,应邀出席1988年红学界“黄山会议”,并被推选为中国红学会理事。这是会后游览黄山的留影。如今光阴荏苒,屈指已二十四年矣!2010年我的甲戌校本出十周年纪念版时,此照被印成纪念卡片之一附赠“限量精装本”读者,我在上面补题小诗一首(因钢笔字太差,怕读者难辨,特书写成简体字)。

今天我真有点心血来潮,忽然之间就动了自我解密的念头。解密的内容,本来是我今后必定要写的自传式作品中的某些“包袱”,却要提前“甩”出来,岂不可惜?早就有出版界人士跟我商谈过出“自传”之事,知道我这人经历复杂,颇有些“故事”,就想把它做成一本畅销书,却被我婉言谢绝了。不是不想写,只觉时候未到。

那么,今天干吗要主动甩一点“包袱”出来?

间接的原因,是近年来好些媒体曾当面或电话采访过我,但后来到底发表了些什么,大都不得而知。多年前就听说,用百度之类搜索关于我的信息,已破了“十万条大关”云云,可我始终不习惯上网查它。偶尔试着查查别的资料,发觉大多不够准确可靠。这才让我有些警觉,试着去查

作者  | 2012-6-22 2:34:03 | 阅读(15833) |评论(39) | 阅读全文>>

[置顶] 柔情万种的瞬间(遂夫散文诗)

2013-4-26 11:48:36 阅读10155 评论30 262013/04 Apr26

马年即将来临,特意给这篇不久前咏马的散文诗,添上了两幅同样具有诗情画意的新图。当然细看之下,仍是本文的题图(局部)及下面这幅展现题图全貌的神妙摄影作品,方与本诗意境全然吻合。其间的每一丝细节,都耐人寻味,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浮想联翩。——2014年元旦补题

不知是贬入凡尘的,天上神驹?还是被哲人判定为“非马”的,那匹白马?

从它能感知事物开始,就一直生长在这座,不许彪悍者自由驰骋,也不让其享有温馨的——孤岛。只能偶尔面对,浩瀚的苍穹,无边的大海,嘶鸣,长啸。

不过,它一直暗暗地磨砺着、凝聚着,自身的神力。期待有朝一日,破空而去。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这是它腾飞前,一个柔情万种的瞬间。(下图)

你看天上的云彩,已经给它插上了,硕大无朋的羽翼;闪开了一道,无限空阔的,通向光明的——天路。而它,久久踟蹰于岸边,无视标牌上的禁令,只顾向那株,红艳而美丽芬芳的小花,低吟,伤别;试图把她,深深地、深深地,铭刻进自己的,内心……

而后,猛一转身,高耸前蹄,仰天长啸。顿时啊——“大野起嘶鸣,树撼浮云碰。伟魄雄姿箭上弦,欲跃风雷动。    刹那箭离弦,直破长空缝。待到尘烟散落时,只剩蹬蹄洞。”(注:引号里这首词亦属作者原创。录自年轻时一个属马的本命年生日即兴之作《卜算子· 咏马寓怀》。就像专为若干年后,作者要偶然遇见上面那幅神奇的摄影,要配合这篇散文诗的写作而预作准备的。)

然而现实中,并非就从此万事大吉。往往还存在着,极可能有的“蛇足”:在腾飞的骏马自我感觉

作者  | 2013-4-26 11:48:36 | 阅读(10155) |评论(30) | 阅读全文>>

可以肯定地说,这部《探寻迷失的红楼神话》,是近年来并不多见的既有新意又有分量的红学专著。但从另一角度去看,它又何尝不是一部颇具特色的神话学专著。本书作者申江先生,原本就是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化与古代文学的教学和研究的专家教授。而其教学和研究的核心,正是神话学。并以此辐射至对易学、民俗学、楚辞学、明清文学、特别是红学的全方位深入研究和教学之中。

而在我个人的阅读史上,申江此前的第一部神话学著作《时间符号与神话仪式》(云南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可以说是在改革开放近30年来,对我的中国神话固有观念产生了最大冲击的两本书之一。另一本是何新所著《诸神的起源——中国远古太阳神崇拜》(光明日报出版社1996年版)。

当时那两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何新《诸神的起源》首次提出了“太古华夏文明(最早)的太阳神崇拜阶段”,并力证其时代贯穿了“自伏羲至炎黄帝的数千年”漫长历史。这一全新的论证虽然引起很大的争议,却让我极为倾倒。而申江《时间符号与神话仪式》则首次“就(中国古代节日中的)重日现象进行专题研究”,同时前所未有地揭示出“楚辞《九歌》作为最重要重日仪式的真相”,从而令人信服地破解了“中国文化最重要的时间符号”及古代“神话仪式”诸多奥秘。

如今,申江再次推出这一部既属于其神话学研究的重头著作,又堪称是对《红楼梦》文本作了全新的神话解读的高质量红学专著。应该说,这对我数十年来的某些红学理念,又是一次强烈的冲击。

但我要首先申明:我绝不是一个惧怕冲击的学术保守主义者;恰恰相反,我历来就是一个自己喜欢创新,也支持别人创新的学术激进派。所以我对自

作者  | 2017-4-9 17:07:16 | 阅读(13461) |评论(46) | 阅读全文>>

九版后记 百龄华诞谢师恩

2018-10-2 18:15:33 阅读672 评论9 22018/10 Oct2

今年4月14日,是恩师周汝昌先生的百年诞辰; 5月31日,又是他老人家辞世六周年的纪念日。前者,我提前赶到周先生的出生地天津咸水沽,以表纪念之忱;后者,则是我在北京独自斋戒一日,闭门思过,才返回了家乡。

但这一切,丝毫不能减轻压在我心头整整六年的负罪感。

三年前,我应邀赴京参加纪念周汝昌先生逝世三周年座谈会时,即在发言里作过一次沉痛的忏悔。我是这样讲的——

周汝昌先生即将辞世的前夕,我因家人的敦促,意外地离开北京返回了家乡四川自贡。离京时,我分明答应了周先生,一定要(力争在半年左右)尽快返京,并在第一时间先去看望他老人家。可是我因种种意外事故而食言,以致很快就传来了周先生猝然辞世的晴天霹雳。这一噩耗真的把我击倒了。我带着深深的悔恨,从此一蹶不振,近乎沉沦。任由出版社及众多热心读者一再催促,我始终提不起精神来完成我的不只一项著作的出版任务。我明知这是不对的,有违周先生对我的长期勉励与厚望。但我就是振作不起来,甚至怀疑是否得了抑郁症。

所以,在我壬午马年本命年岁末的生日即将来临和2015年的新年钟声已然敲响(也是我阳历生日降临)之际,曾口占一首五律《岁末抒怀》来忏悔我的这一愧疚之情:

岁末惊回首,

流光枉自抛。

不闻莺恰恰,

何见马萧萧?

梦魇犹蜗退,

年钟似鼓敲。

雕鞍重上路,

一世作英豪!

结尾的两句,是一种自我励志式的痛苦挣扎。但愿我今后能够真正地振作起来,不负恩师周汝昌先生在天之灵的期盼!

作者  | 2018-10-2 18:15:33 | 阅读(672) |评论(9) | 阅读全文>>

邓遂夫: 曹雪芹赋(增订稿)

2018-2-12 22:39:01 阅读1652 评论2 122018/02 Feb12

[博主按]日前笔者接踵而发拙诗《叹赋六绝句》及《叹赋八绝句》(增订稿),在微信红楼群、诗词文学群及朋友圈转发后受到好评,但也在个别群里引起讨论和质疑。其讨论质疑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一、有没有不用韵的赋?比如骈赋、文赋,是否可以不用韵?二、骈文是否也可以称为骈赋?比如很有名的庾信《哀江南赋》,不就像骈文吗?

我的回答很直接:第一、赋,是中国古代诗歌大家族“诗词曲赋”中不可或缺的一员,这个诗歌大家族的所有品类——诗(包括古诗、律诗二类)、赋(包括楚辞、汉赋或曰汉魏六朝赋二类)再加上词、曲一共六大类——全都属于韵语文学,所以必须用韵。只是用韵的宽与严会有所区别。但其主体必须是韵文,则无一例外。第二、骈文属于文,它是中国古代散文大家族的重要一员,与此相对的另一成员则是古文。二者既属散文,其相同之处便是不能用韵。而散文中的古文、骈文之别,仅只是前者的句式比较自由松散,句式可长可短,毫无任何限制;而后者的句式,则必须两句或两联相对偶(包括字数和词性的对偶)。因为,骈者,骈俪也。骈俪,就是成双成对的意思。为什么赋体之中,又有古赋、骈赋、律赋、文赋之分呢?就因为古赋除了必须用韵之外,在句式上就像各种各样的古诗一样比较自由,可长可短(长的可以长到八字句、十字句,短的可以短到一字局、二字句)。骈赋,除了必须用韵之外,在句式上又吸收了骈文的对偶特征。律赋,则是在律诗产生之后出现的,它虽然也具备赋的特征(“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咏志也。”一言以蔽之,赋,就是擅长铺叙。而铺叙,正是古诗在形式上的三大特征之一),但律赋又像律诗一样,在句子中刻意地讲究平仄。文赋,虽然也须用韵,但又和骈赋、

作者  | 2018-2-12 22:39:01 | 阅读(1652) |评论(2) | 阅读全文>>

邓遂夫:叹赋八绝句(增订稿)

2018-2-11 0:07:09 阅读1635 评论6 112018/02 Feb11

诗圣杜甫,亦庄亦谐作《戏为六绝句》,为诗一辩;今邓夫子,有感于文坛学界素质滑坡,怪象迭起,亦仿杜公之体,戏作《叹赋八绝句》,专为赋体一辩也。

(一)

吟诗作赋骚人事,

自古何曾见异常?

诗学于今兴怪例,

偏将赋体逐门墙!

(二)

文分二体古和骈,

诗则古诗辞赋先;

续创律诗词并曲,

生成六体①共翩跹。

(三)

辞赋合称诗者流,

诗词曲赋尽吟讴。

诗编历代辞犹在,

赋倒通篇不见收。

(四)

楚辞汉赋并双峰,

墨客骚人咏不穷。

而今屈宋彪诗史,

扬马班枚无影踪。

(五)

文章无韵诗有韵,

自古诗文以此分。

有韵同为诗演变,

褒辞逐赋是何因?

(六)

更有荒唐新雅士,

骈文赋体未分清,

金牛盖世丰碑立,

竟把骈文当赋铭。

(七)

立碑无乃千秋事,

文体之讹愧煞人!

推倒重来须趁早,

休将笑柄付东邻。

(八)

骈文赋体混而淆,

也怪专家胡乱教:

笺注历朝辞与赋,

何将题内序言抛?②

2018年2月8日改定于释梦斋

作者  | 2018-2-11 0:07:09 | 阅读(1635) |评论(6) | 阅读全文>>

邓遂夫:叹赋六绝句

2018-1-13 23:31:09 阅读1677 评论8 132018/01 Jan13

诗圣杜甫,亦庄亦谐,曾作《戏为六绝句》,为诗一辩。今邓夫子,有感于文坛学界素质滑坡,怪象迭起,试仿杜公之体,戏作《叹赋六绝句》,为赋兴叹也。

(一)

吟诗作赋骚人事,

自古何曾见异常?

诗学于今兴怪例,

偏将赋体逐门墙!

(二)

辞赋并称诗者流,

诗词曲赋尽吟讴。

诗编历代辞犹在,

赋却通篇不见收。

(三)

楚辞汉赋并双峰,

墨客骚人咏不穷。

而今屈宋彪诗史,

扬马班枚无影踪。

(四)

文章无韵诗有韵,

自古诗文以此分。

有韵同称诗者变,

褒辞逐赋是何因?

(五)

更有荒唐新雅士,

骈文赋体未分清,

金牛盖世丰碑立,

竟把骈文当赋铭。

(六)

树碑无乃千秋事,

文体之讹愧煞人!

推倒重来须趁早,

休将笑柄付东邻。

2011年1月12日未定稿,后迷失遗忘

2018年1月13日偶然翻出,改于释梦斋

作者  | 2018-1-13 23:31:09 | 阅读(1677) |评论(8) | 阅读全文>>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2017-11-9 3:07:34 阅读1610 评论13 92017/11 Nov9

这两天发生了一件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昨天深夜,我想把自己在网易博客长期置顶的那篇《北大讲座:〈红楼梦〉的阅读与文本》,像以往扫描我网易博客其他文章那样,用手机扫描题目下面的二维码,转发到我新参加的一个红楼梦微信群里,方便让至今没看过这份北大讲座录音记录稿的红迷朋友阅读参考。但是在扫描前,我无意间看到开场白里有一两句多余的话,就像往常那样点击文末的“编辑”设置,把它删掉了。而后点击重发,一看改后的效果还不错。

正打算扫二维码,忽然想到再看看末尾的落款、备注之类格式有无不妥(因为微信转文是在手机上看,落款、备注不宜太长太靠后),果然又发现那备注稍长且字体稍大,便又将其重新规范了一下。如此而已。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下再点击重发,却遇到麻烦了。先还只显示“数据保存中,请稍候……”;候了半天,又显示“暂时无法保存日志,请稍后再试。”过了几分钟再试,情况依然如故。如此周而复始,足足耽搁了一个多小时也未能发出。以为是网络故障,只好作罢。

到了今天深夜写作告一段落,又登录进博客,点开此文如法炮制(顺便订正了文末的一两处无关紧要的文字)。结果还是发不出去。我若有所思,赶紧把稍微规范过的整篇文字拷贝下来,再退出登录查看首页,果然发现这篇纯学术的置顶长文——百分之百的正能量文字、当时便由新世纪出版社颇受欢迎的《在北大听讲座》系列丛书第17辑出版发行、且在我的网易博客首页置顶了整整七年而广受好评——居然就因为我稍稍编辑规范了一下,就被无端“消失”……

所以我想请教懂行的网友为我释疑解惑:我的失误究竟出在哪里?当然更希望当初把我请到网易总部设宴款待,反复动员我

作者  | 2017-11-9 3:07:34 | 阅读(1610) |评论(13) | 阅读全文>>

李宝山:我与《红楼梦》

2017-10-23 18:06:06 阅读2229 评论5 232017/10 Oct23

[邓遂夫按]在明确尊我为师,且不时向我求教的晚辈学人、或介于学人与红迷之间的年轻人中,李宝山在时间上是相对后起的,而且不是成绩最突出的一位。但该生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学习能力特别强,且擅长学用结合。我所谓“学习能力强”,不是指通常的读书学习用功;而是指包括深入“研读”各种相关著作,善于迅速汲取其营养并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还能同时注意到连带学习提升自己的行文水准、论述能力,甚至旁及钻研前辈学者皆可通晓的旧体诗词写作等诸般“文人技艺”而言的。

所谓“擅长学用结合”,自然是指李宝山年纪轻轻,便具备了将其所学所思的点滴“发现”,及时付诸学术写作的实践。他在就读通常的大学文科专业的近几年间,竟有七八篇红学论文正式发表在全国的各种刊物,综合水准还不俗。与此同时,李宝山尝试写作的旧体诗词和散文随笔等,亦不时散见于各种报刊及网络,且都像模像样,质量可观。

所以,在我的这类“准学生”中,李宝山的表现虽不算最好,却也前途无量。我对他的最大期望是,尚需继续扩大“研读”的范畴,同时进一步加强文品人品的修炼。此外,若是真正有志于红学的深研,还须放开眼界,选准一些更深入的目标去逐一攻关,扎扎实实地拿出更有分量的成果来。

2017年8月5日,博主(前左五)与李宝山(后左七)等共同出席四川《红楼梦》高峰论坛的合影(局部)

我与《红楼梦》

李宝山

原载 2017-10-23 红迷驿站微信公众平台(hlm2659)

朋友对我的印象,几乎“皆蹈一辙”,即“此人是研究《红楼梦》的”。着实冤枉!

其实我就是一个

作者  | 2017-10-23 18:06:06 | 阅读(2229) |评论(5) | 阅读全文>>

疑惑:从一个偏僻字的古音谈起

2017-10-2 8:01:29 阅读2626 评论4 22017/10 Oct2

要来个开场白,重提一下我日前为了参加中秋吟诵会,忽然心血来潮地模仿宋代词人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所作《少年游·并刀如水》词的格调,几乎一挥而就填写了三首《少年游·和周邦彦并刀如水韵忆秋》。该词内容是略显朦胧地抒发我青少年时代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情怀,细节和情感都是真实的。这本来不足为奇。殊不知在写作的过程中,也遇到一处小小的障碍,从而意外地勾起了我的一些其他联想、疑惑、甚至忧虑。

为了便于述说,还是先将美成原词及我的仿作对比引录一下吧:

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吹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邓遂夫:少年游·和周邦彦并刀如水韵忆秋

蛮腰如握,樱唇胜火,皓齿启银铃。舞步参差,灵心忐忑,欲语却无声。   临分别,纤纤玉手,几度缩还停。此去经年,彩笺频寄,靓照示忠贞。

重逢时节,秋风落叶,寒月照龙城。滏水低吟,波光潋滟,佯醉触红樱。   悄声问,及腰长发,可否讨三茎?以此为凭,他年迎娶,鼓瑟又吹笙。

光阴易逝,春风又度,晴日降雷霆:锦水来鸿,一双长辫,留赠更心惊。   情缘尽,其中隐秘,永世晦难明。遗恨终生,星眸入梦,碧树渺黄莺。

但是切莫误会。我此刻重发数日前灵光闪现的这三首词,并非是要揭秘其中的所谓“本事”;而是想谈一谈我在写作中所遇见的类似唐朝诗人卢延让慨叹“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

作者  | 2017-10-2 8:01:29 | 阅读(2626) |评论(4) | 阅读全文>>

邓遂夫:少年游·和周邦彦并刀如水韵忆秋

2017-9-23 18:01:01 阅读2387 评论6 232017/09 Sept23

中秋将至,地处南国的四川,依旧是芳草碧连天,不见一丝黄叶飘零的秋天景象。然而在一个中国式读书人的心理和情感上,仍会隐隐感觉到秋的步伐正加速前行。那周而复始的深秋之萧瑟与严冬之肃杀,终究还是会降临的。只不过在时间上要比北方来得稍晚一些罢了。

明天,诗词学会要举行中秋吟诵会。我虽为赶稿赴京而忙得日夜颠倒,亦不便推辞。但此时要来炮制诗词新作,比起一般年轻人来,其欢欣憧憬之思仍嫌不足,怀旧兴叹之情倒更容易趁虚而入。尤其在将目光转向自己收藏的一份韦冰所书北宋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的《少年游·并刀如水》词扇面时,那秀丽而风姿潇洒的瘦金书所传达的情思与格调,立刻让我思如泉涌,几乎是一挥而就地写下了一组同一词牌之作。用韵和格调虽与美成词略似;而内容情感,则似更具悲秋之慨也!

周邦彦:少年游·并刀如水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吹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邓遂夫:少年游·和周美成并刀如水韵忆秋

蛮腰如握,樱唇胜火,皓齿启银铃。舞步参差,灵心忐忑,欲语却无声。   临分别,纤纤玉手,几度缩还停。此去经年,彩笺频寄,靓照示忠贞。

重逢时节,秋风落叶,寒月照龙城。滏水低吟,波光潋滟,佯醉触红樱。   悄声问,及腰长发,可否讨三茎?以此为凭,他年迎娶,鼓瑟又吹笙。

光阴易逝,春风又度,晴日降雷霆:锦水来鸿,一双长辫,留赠更心惊。   情缘尽,其中隐秘,永世晦难明。遗恨终生,星眸入梦,碧树渺黄莺。

作者  浙江6加1奖金多少钱| 2017-9-23 18:01:01 | 阅读(2387) |评论(6) | 阅读全文>>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将迎70周年婚庆感怀

2017-8-31 23:46:56 阅读1871 评论1 312017/08 Aug31

刚才登录自己的博客,忽见今日访客中有一新面孔,名曰风露清愁,好奇地跟踪观看,恰好读到她一篇题目雅致的最新博文《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内容是感叹91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即将于今年11月份迎来和她96岁的丈夫菲利普亲王结婚70周年的纪念日。并在文中配发了两张女王和丈夫从青春年华笑容甜蜜地携手,到萧萧白发依然幸福深情注视的美妙照片。

于是,久未更新博客的我,忽然激发起想立即转载这篇博文的冲动。然而再看该文的题目——《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有点疑惑是否出自谁的诗句?仔细品味,既不像律诗(一点不合格律),也不像古风(缺乏古风的独特韵味儿)。因而猜想,可能是哪位当今的年轻写手,读了些古诗词便想仿作,却又懒得去花一两小时学习一下基本格律,就这样随心所欲写出来的诗句吧?而且这位写手在年轻人中显然是有点影响的,不然文字水平并不低的风露清愁,怎会将其用作与她文风迥异的题目呢?

思及于此,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每当看到今人所作略似旧体的诗句,便情不自禁地总想把它调弄一下使之合律。稍事琢磨,一首大致能看,却因“七十”之数难以更改而存一拗句的七绝,便勉强凑出来了——

风华绝代惊寰宇,且以深情共白头。

古往今来谁见过,帝王婚庆七十秋!

眼看着无奈出律的“十”字,私心里唯一可以让自己求得一丝安慰的是:如此一个稍出律的诗句,若不被我事先说破,乍看起来,总比崔颢名作《黄鹤楼》中近乎一仄到底的“黄鹤一去不复返”要顺畅许多吧?一笑复一叹!

遂夫 2017年8月31日23:36:58 匆草于 释梦

作者  | 2017-8-31 23:46:56 | 阅读(187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相信:下一个比尔 · 盖茨就是马云

2017-7-15 2:02:56 阅读2158 评论11 152017/07 July15

世界上,先有了马云,后有了阿里巴巴,再有了全球的电子商务。所以马云敢说:即使我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 有人说,让马云去扮演外星人,不用化妆就能很合适。他瘦弱的身体上顶了一个异常凸出的脑袋,让生物学家知道,原来人类也可以长得这么抽象的。马云说:如果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

我相信:下一个比尔 · 盖茨就是马云。

最近,马云在美国底特律演讲时说——

“高考落榜之后,我准备申请一份警察局的工作,我和其他四个同学一起面试,四个人被录取,我是唯一一个被拒绝的。”

“杭州第一家四星级宾馆落成的时候,我和我的外甥在高温天气里等了足足两小时,为了申请一份宾馆服务员的工作。我的面试分数远高于我的外甥,但是他被录取了,而我被拒绝了。”

“我和我的朋友一共24人一起申请KFC的工作,23人被录取,我被拒绝了。”

“我想,上帝是想让我自己做一番事业,因为我已经习惯被拒绝了。”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演讲令全场寂静的时刻可不多,在他述说自己曾经的过往时,台下3000多美国中小企业主深深沉浸在他的故事里。

笔者的家人的一位前同事,昨天在家收拾东西,从箱底发现了这张旧名片,那是十多年前冬天,去杭州出差在烧烤摊吃夜宵时认识的朋友给的。一直却没在意,现在才想起来,当时他还非要这位同事去他那边上班,可他的长相像外星人,同事真以为是骗子,于是拒绝了,要不然现在至少身家几千万了……

马云,长相像外星人!?

家人这位前同事超常的感知能力和超前的判断能力,让我仰慕。

作者  | 2017-7-15 2:02:56 | 阅读(2158)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题目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下载 广东福彩好彩1推荐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福建31选7今天的中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计划★幸运飞艇计划★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计划★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 赚钱儿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内蒙古快三三同号遗漏